武林美二妇被征服_两女跪在胯下服侍吞吐

门后站着一个像是从漫画里走出的美少年,瘦高的个子,穿着舒适的家居F,X前的扣子没有扣上,就那么大敞着,露卝出结实的X膛,俊卝逸的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轻蔑笑容,在看见媛媛的时候,微微挑了一下眉头,显示出一丝兴味。
 
媛媛惊dāi了,她以为她要照顾的是一个和弟卝弟差不多的大男孩,谁知道居然是一个个头比她还要高出一头多的俊美少年,媛媛为难的看着张秘卝书,但是张秘卝书却笑着对少年说,“这是你父qīn为你挑选的保姆,希望你们能相处愉快。”又转头对媛媛说,“这是陈卝峰,你叫他小峰就行,我先走了,你们彼此相处一下,再见。”
 
张秘卝书走后,俊美少年根本不理睬媛媛,转身就回到房间,媛媛赶紧在门关上之前走了进去。
 
一进门一间超大的客厅,装修成欧式的风格,看得出是名家设计,每个细节都感觉非常豪huá舒适,屋子里有些凌卝乱,但是没有异味,俊美少年坐在沙发上,大开的双卝tuǐ,双手抬起放在沙发的两侧,宽松的K缝中一根可疑的家伙若隐若现,媛媛的脸一下子羞红了,想要转身就走,可是想起高额的赔偿,就又站住了。
 
媛媛背着身卝子,“你能不能整理一下衣F?”
 
“呵呵。”一声轻笑传来,少年站了起来,“怎么?没见过?”少年走到媛媛身边,暧昧的用手mō了下媛媛紧绷的pg,媛媛惊跳了一下,躲得远远的,“你g什么?”媛媛羞愤的惊叫。
 
“没什么。”少年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转身走进一间书房。
 
媛媛咬着嘴唇犹豫了很久,才打消离开的想fǎ,这应该只是叛逆少年想要反卝抗父qīn所使用的伎俩吧,想要把我赶走。
 
不论怎么说,他毕竟只比自己的弟卝弟大一岁,只要多忍耐一下,多包容一点,也许就会像跟弟卝弟一样愉快的相处呢。媛媛安w自己,开始整理打扫房间的卫生。
 
这栋公寓超乎想象的大,是一栋复式楼,走上楼梯还有一个露天的y台,在y台的前方摆设着各种高档的健身器材,全透卝明的盥洗室里有一个像游泳池那么大四个水龙头同时放水的冲l浴缸,可以想象在这样的浴缸里泡澡会有多么享受。
 
在房间的中部摆有一张超级大床,夜里躺在上面可以看见满天的繁星,天huā板可以电动开合,在需要密闭空间的时候关闭。
 

 文学

媛媛从来没有见识过真正有钱人的生活,不jìn惊dāi了,在学院区这样的公寓得值多少钱啊?
 
身后传来走路的声音,让媛媛吓了一跳,少年从楼下走上来,边走边拖卝下卝身上的衣f,不一会儿就拖得一卝丝卝不卝挂,下卝身一根即使软着看起来也沉甸甸颇有分量的大雕就那么大喇喇的出现在媛媛眼前,根本就不像是一个14岁少年应该有的尺寸。
 
媛媛急忙捂住眼睛,“现在这里有nv生,请你以后注意一下,不要随便拖卝光衣f。”
 
“你不是我的保姆吗?给主人洗澡是你的任务。”少年暧昧的紧卝贴媛媛的后背,用已经开始b起的y卝茎轻撞着媛媛浑卝圆的t部。
 
“啊……”媛媛激动的大声叫着,下定决心不管这个少年是不是和他的父qīn作对而故意为难她,她也绝不能给他当保姆了。
 
媛媛转身就向门口冲去,可是还没有迈开tuǐ,细卝腰就被少年一把搂住,她身上穿着的休闲f没有k腰带,被少年轻卝松的一把拽了下来。
 
媛媛紧紧卝夹卝住光l的大卝tuǐ,内k也和k子一起拽了下去,拦在媛媛的脚髁上,媛媛用卝力的推着少年,可是根本就推不动他。
 
媛媛哭了,“别,你别这样……”泪水在脸上纵横j错,可是少年轻轻一提,就把k子从媛媛的身上踩了下来。
 
现在媛媛的下卝身一卝丝卝不卝挂,浓卝密的ymao,丰卝满挺翘的t部,媛媛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一个比自己小4岁的少年面前呈现出这个样子,媛媛羞急的都要疯了。
 
“你快放开我!”媛媛疯狂的捶打着少年的x膛。
 
“好吧。”少年出人意料真的放开媛媛,向后退了一步,弯腰拾起媛媛的k子,从休闲k里把内k用一根手指提了出来。
 
“啧啧啧,你穿的是你卝māmā卝的内k吗?”少年看着内k用鄙视的声音说。
 
媛媛的内k是超市大减价十元两条mǎi的,腰围的尺寸过大,可是t部却小很多,穿的时间久了,包t的位置有些松懈,看起来像是家境困难的中年fnv才会穿的。
 
媛媛的脸红的滴xuè,牙齿紧卝咬着嘴唇,这一年餐馆的生意仅够维持生活,她考上大学,弟卝弟要j高额的学费才能在上卝海读书,家里的存款都被掏空了,像他这样养尊处优的大少yé怎么知道平凡的老百卝姓节约每一元钱的苦楚。
 
“把k子还给我!”媛媛义正言辞的说,如果不是她的下卝身还光溜溜的,两只小手紧紧捂住小mm,这样还真有j分威慑力。
 
“还给你?可以呀,不过你先让我看看为什么你的ymao这么多,听说只有xyu旺卝盛的nv人ymao才多呢。”
 
少年一个虎扑,把媛媛掀倒在大床卝上,媛媛的双卝tuǐ劈卝开,小mm一览无余的bào卝露在少年的面前。
 
媛媛焦急的想要起身,可是双卝tuǐ被少年牢牢的压卝制住了,少年精壮的臂膀从小卝tuǐ的外侧压住媛媛,双手从膝盖回弯处绕上来按在媛媛小x的大r瓣上,俊美的面孔离小x不过十厘米的距离,热卝热的呼xī都能吹在敏卝感的小x上。
 
媛媛用卝力的蹬动大卝tuǐ,小手使劲的推着他的头。少年不耐烦了,用手指点住小x的入口,“是不是这里?你要是再动,我就cha进去,你还是处nv吧,不会想要用手指破卝身对吗?”
 
媛媛忍不住哽咽了“我知道你不满你的父qīn给你找保姆,我向你保证,只要你放开我,我马上就离开。”
 
少年笑了,“谁说我不满意?我单独搬出来就是想要找个顺眼的nv人把她睡了,你就来了,这不是我们的缘分吗?”
 
媛媛刚要开口,就惊喘了一下,少年懒洋洋的用拇指来回抚卝mō卝着媛媛的r瓣,偶尔还拨卝开一下,露卝出最里面jiāon的贝r和神秘的x口。
 
“我不是这样的人……啊……请你不要误会我……我只是你父qīn请来……嗯……照顾你生活起居的保姆……”下卝身陌生的刺卝激,最隐s的部位掌握在少年手里的感觉,让媛媛j乎无fǎ正常的思维和呼xī了。
 
“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不想勉强,不过有个条件。我已经决定就在这j天告别处卝男,可我也不能在对nv人一无所知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和人上c,你辅导我了解nv人的身t,我就放过你。”少年提出了一个让媛媛根本不能接受,但是又不敢拒绝的要qiú。
 
怎么办呢?如果拒绝,那么今天我就会被一个小男孩强j,以他的背景和年龄,要告他强j根本就没有可能将他定zuì。如果答应,我怎么能让一个j乎是陌生的男孩这样研究我的身t。媛媛的头脑混乱极了,这两个她哪个都不想选。
 
也许是等的不耐烦了,少年开口了“如果你不想教我,那我就来实际行动自己深入了解吧。”
 
“不要,我……我教你……”媛媛j乎是哭着说完的。
 
“那就好,这就开始教吧。”少年放开媛媛,坐了起来。
 
得到自卝由的媛媛第一反应是马上坐起来,双手紧紧的捂住s处。眼睛不由自主的往楼梯口瞟去。
 
“怎么?又想换第一种方式了?”少年看着媛媛,似笑非笑的说。
 
“不~”媛媛大喊,尖锐的声音把自己都吓了一跳。从刚才的较量中媛媛了解以这个少年的力气和灵活的程度她想要逃走根本是chī心妄想。为今之计只有满足他的好奇心,让他放过自己。
 
“你要说话算话。”媛媛要qiú少年的保证。
 
“嗯,我保证。”少年举起三根手指,又抛了一个挑卝逗的眼神,“只有你主动要qiú,我才c你,行吗?”
 
“你怎么说话这么下卝liú,我才不会。”媛媛不愿意听见这样的话。
 
“好吧,是g你。”媛媛无语。
 
“不要再l费时间了。”少年伸手拉开媛媛衣f上的拉链,宽松的休闲f顺着媛媛的肩头滑卝下来,一件明显小一号的ru罩露了出来,兜住ru房的罩杯因为紧卝小把媛媛的rur都挤了出来,ru头因为刚才媛媛剧烈的挣扎而从罩杯里突了出来,在少年的注视中逐渐变y。
 
媛媛控卝制不住生理上的反应,只能紧紧的闭上眼睛。
 
两只手mō卝到身后ru罩的带钩上,好长时间都没有解卝开,这样的姿卝势让少年的x膛摩擦在媛媛挺卝起的ru头上,让媛媛的ru头感觉像被羽mao撩卝拨一样,身t发生奇怪的变化。
 
媛媛害怕再这样继续下去,她会在少年的面前失态,“我自己来。”媛媛回手一下子解卝开带钩,丰卝满巨大的ru房一解卝开束缚就弹跳着撞在少年的x膛上,荡起阵阵ru波。
 
少年的双手抓卝住媛媛丰卝满的巨ru,媛媛的ru房非常巨大而坚卝挺,只要穿上稍稍紧身一点的衣f,x口就会像要把衣f扣子顶卝破一样呼之yu出,常常在坐公共j通的时候被se狼非礼,所以媛媛一直都穿着非常肥卝大的衣f掩盖自己诱人的身材,而她的ru房太大,腰身太细,要穿定做的x罩才能合身,在两年卝前媛媛就只能穿着不合身的x罩将就。
 
少年的手已经很大,可是还兜不住巨ru的一半。“真大呀!”少年惊叹。他把手从ru房的根卝部向前一直捋到ru头,拽住ru晕的部分一niē,ru头就像是从果p里挤出的果r一样突了出来。
 
媛媛身t颤卝抖了一下,少年的拇指按住ru头,用卝力的向下按,ru房被按得凹陷下去,又一下子松开,弹x极jiā的ru房又突的弹了回来,上下跳动雪白的rul让少年玩x大起,一把抓卝住极度r感的肥硕ru峰,把wēn卝软滑腻的rur揉卝niē成各种形状。
 
媛媛咬着唇,忍下一阵阵从ru房传来的s麻快卝感,少年niē了一会儿之后,低下头hán卝住ru头,像xīn一样用卝力的xī卝shǔn 起来。
 
“啊···”这下媛媛忍不了了,她伸出小手搂住少年的头,往外推去,可是少年的嘴并没有松开ru头,jiāon的ru头被咬在嘴里扯得ru房变成锥形,一道s麻的电liú从那里传来,让媛媛浑身一软,压在少年的脸上。
 
媛媛只觉得浑身的力气从少年xī卝shǔn 卝着的部位liú卝出,全身软若无骨一般,少年抱住媛媛一个翻身,把她翻在床卝上,“呼~你差点把我憋sǐ。”说着,大手打了一下媛媛的巨ru,ru房荡起惊心动魄的rul。
 
媛媛觉得又羞又痛,生气的扭转身卝子,可是圆卝翘的pg随着媛媛的扭卝动,xī引了少年的目光,少年一把将媛媛按倒,倒卝骑着坐在媛媛的背上,媛媛拼命的扭卝动着身t,想要从少年的身下翻开,结果pg上挨了好j下巴掌。
 
一根yy的rb被少年用手握着敲打媛媛的后背,“你要是再挑卝逗我,小yé我现在就破了你。”
 
媛媛把脸埋在臂弯中,无声的liú着眼泪,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只是想要打一份工而已,却总是在她身上发生这样不堪的事情。
 
媛媛不懂,美丽的容貌,清纯的气质,魔鬼般x感的身材。对于她那贫困卑微的家庭出身来说带给她的并不是幸卝运,而是男人可怕的yu望。她是男人眼中美妙无比的猎物,想要捕捉,囚卝jìn,还有玩卝nòng。
 
一双大掌niē住丰卝满的t瓣,没轻没重的向两边扒卝开,露卝出羞涩的粉se雏j,小小的j口紧缩成像zhēn尖般大,看起来连一根手指都难以cha进去,j瓣纹理完美细致,毫无异味,夹在高卝耸的肥t间形成巨大的反差。
 
少年用手指弹了一下j眼,让媛媛发出惊呼,“不要,你不要碰那个地方。”
 
“那我可以碰那里?到现在你一直也没有履行我的条件,既然你不守约定,那我是不是也可以g你了?”少年的手指向下划过媛媛紧挨着j眼的x口,在上面来回的画圈,时不时用卝力的按卝压一下,偶尔按准x口,就会有半根手指进入小x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