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和姚瑶850_张开腿用舌头满足你

  我实在是跑不动了,无奈之下只好在一个墙角坐下来,翁和姚瑶850_张开腿用舌头满足你把我手里的红菱架在自己的面前,这样一来只有我前面一个方向面对他们。

  那些鬼物见我这样狼狈,无不拍手称快,他们也大胆起来,肆无忌惮的闹腾,屋里的东西又一次乱响起来还有一些比较轻的东西被扔的乱七八糟!

 文学

  在灯光下,我发现我的红绫已经密布无数细小的裂纹,我顿时冷汗冒了出来!如果自己在折腾一会儿,这红绫的法力将全部消失,到时恐怕自己小命难保!

  “郎君狠心负我去,空留闺阁悲戚戚。窗棂久望人不归,阴阳相隔用别离!”那女鬼在一番喧闹之后竟然阻止了那些小鬼的胡作非为,独自一人坐在那凳子上吟起了诗,还是这样悲伤的诗句,这真是令我感到意外。

  我不禁有些好奇,就仔细的看着她,只见她绝美的脸庞满是伤心的泪水,清澈的明眸中泪光闪烁,晶莹的泪水顺着雪白的脸颊滑落,然后再滴落在地面,只是不留一点点的痕迹。

  我虽然对于鬼从不手下留情,但女人的泪水对于我绝对有无限的杀伤力,更是见不得美女悲伤的哭泣!

  “我说你一个鬼有什么好伤心的?转世投胎一了百了,再也不会有什么牵挂,也省的留在世上祸害人。”我忍不住这样说道。

  “你没有经历过,我的心你不懂,只怕你也是那狠心的人!”那女鬼对我说了这样一句之后又自顾自的轻声啜泣起来。

  这句话让我无言以对,只好沉默。看她默默地流泪,一种心碎的感觉在我的内心萌发,好像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又好像我与她有千丝万缕的纠缠,只是我无法捉摸其中的什么线索。

  “姐姐,你又想起那个负心的人了?”另外一个女鬼这样问她。

  “嗯,我好像感觉到了他的味道,可能是我太思念他了。”那女鬼说罢站起身来,来到我的面前又看了一眼转身离去,从那厚实的墙壁中穿行而去。

  “不会的,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我的错觉。”那女鬼在穿过墙壁的那一刻留下了这样一句自言自语的话。

  “大家都听到了,姐姐说这人有那负心汉的影子,姐姐为了那负心人苦等了几百年,我们要为姐姐出这口气,大家撕了他!”留下的那个女鬼恶狠狠的说道。

  “为姐姐报仇!”

  这下好了,整个屋里的鬼像炸了锅一样纷纷向我冲来!

  我在这危急关头,已经顾不得我手中的红绫法力即将耗尽拼命地挥动了起来。可那些鬼似乎已经疯了,不顾自己损失自己的修为拼命地向我扑来,只在片刻的搏斗中我的红绫好像漫天的雪花飘散在空中,我唯一的依靠也在战斗中粉身碎骨。

  我的心已经凉了,这样下去等待我的只有耗尽阳气油尽灯枯,在这里不可能有人来救我,阴寒侵蚀着我的五脏六腑,我的灵魂就像那年风雨中的烛光,飘摇不定。似乎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那种绝望让我心灰意冷,在那一刻我只一心向死,在那种煎熬中实在是无边的痛苦!

  “喔喔喔……”我似乎是在弥留之际,听到公鸡打鸣,之后我就失去了知觉。

  “啊!”一阵钻心的疼痛让我撕心裂肺的叫出了声。

  当我醒来的那一刻我就见到一只硕大的老鼠咬着我的手指,在我叫出声的时候才仓皇逃走。我忍着钻心的疼痛看着我的手,手上有一个深深地血洞,还在不停地流着鲜血!

  我知道,那老鼠是将我当成了死尸噬咬,一般情况下老鼠是不会啃食睡梦中的活人,它们是这时间的阴灵,只噬咬阴气极重的死尸。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体内的阴气到底有多重,我庆幸我还活着,还好在这最危险的时候公鸡开始打鸣,他救了我,同时也说明我终于坚持到了时辰。

  虽然天气不是太冷,可我觉得浑身就像落在冰窖里,冷到了骨头缝里!我无力地披着被子坐在了客厅的椅子上,我很困,可我不敢睡着,我太怕了,虽然天就要拂晓,可我闭上眼睛就是那女鬼美丽的容颜和她悲戚的样子。

  我感觉她的每天一滴泪都像一把刀子刺在了我的心头,有一种爱怜总是在我的心头无法挥去,这种感觉总是怪怪的,好像这一晚所经历的都和我有莫大的联系。好像有无穷的因果在缠绕着我。

  “你没有经历过,我的心你不懂,只怕你也是那狠心的人!”

  “我好像感觉到了他的味道”

  这两句话在我的心里反复的回荡着,好像那狠心的人就是我!

  “余峰,余峰,你在哪儿?”

  “快开门,我在屋里!”

  “我说余峰,你在搞什么飞机,让人把门给反锁了。”刘杰奇怪的问道。

  “刘杰,你他娘的今天我打不死你!”我满肚子的怒火抓着刘杰的衣领就是一拳,这一拳就把刘杰打翻了。

  “我叫你害我,你是不是嫌我命长了!”我冲上去就是几脚,直打得他嗷嗷直叫。

  “余峰,你疯了?都是好兄弟,你下手也太重了吧!”随后赶来的另外几人拼命的拉着我说道。

  “狗屁的兄弟,他存心想害死我!”

  “给兄弟一个面子,有话慢慢说好不?”我的另一个同学王鹏劝道。

  “是呀,有话慢慢说。”其他人也这样说道。

  “都别跟我装糊涂,我就不信刘杰没有告诉你们!”我点了一支烟坐在椅子上没好气的说。

  “这个,余峰,刘杰让我们来聚一聚,说什么要我们一定要留下你,具体什么原因我们也不清楚。”王鹏对我说完又问刘杰:“刘杰,这到底是怎么了?”

  “咳咳,这房子闹鬼,我怕余峰不来,就想法让你们把他留下,好让他给看看。”刘杰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咳嗽了两声说道。

  “我说余峰,你也太不地道了,你会驱邪捉鬼,你还怕闹鬼?”王鹏笑着说。

  “我呸,你懂个屁!捉鬼的东西都没带,还把我灌醉,这不是存心要我命吗!”

  “不会吧,那里有那么厉害,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鬼。”

  “少屁话,你自己去问问刘杰!”我狠狠地抽了一口烟用眼瞪着刘杰。

  “我说,我说,这宅子是我家的老宅子,一直空闲着,有十几年没有人住过了,现在我爸退休了,准备回来住,可搬进去的头一天晚上就被吓跑了……”刘杰只好硬着头皮将所有的一切说了出来。

  我的那几个同学直听得汗毛倒竖脊背发凉!

  “我说余峰,这不会是真的吧?这他娘的吓人!”王鹏有点儿磕巴的问我。

  “那都是小事儿,昨晚更凶!说出来吓死你们!”

  我把昨天晚上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王鹏他们听了以后很是紧张地来回在院子里到处看。

  “刘杰,你这货也真是太不地道了,怪不得余峰揍你,现在我都想揍你!”王鹏很是不客气的瞪着刘杰咬牙说道。

  “哥,兄弟我错了,你就帮帮我吧,别的风水先生都不敢来了,我骗你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嘛。”刘杰知道自己理短,有点儿不好意思的央求道。

  “就是,都是好兄弟,能帮就帮帮他吧,发句话,别这样挺着,急死人了!”王鹏是个急性子,见我不说话就催促起来。

  “后天就是甲午日,有很多东西要准备,我给你留个清单,记住,缺一不可,都要真货!”

  我洋洋洒洒的开了一堆东西,王鹏也把摩托上的高压帽给装上了。

  “峰哥,我给你商量个事儿,后天我也想来看看,你说行不?”王鹏拉着我的手问道。

  “属鼠属猪的不行。”

  “我属大龙,行吧?”

  “好,来吧。”

  “啪啪”我被人敲击玻璃的声音惊醒,看到外边有一个人影在月光的映衬下十分的清晰,十分的窈窕,只是窗玻璃上没有她的影子!

  “谁呀?有事儿吗?”

  “没有,只是想看看你,想和你说说话。”窗外那人发出甜美的声音。

  “你,我们昨晚不是已经见过了吗?大老远的你跑到这里来,路上没有被夜游巡抓到已经便宜你了!”我一个机灵从床上坐了起来,窗外的人竟然是那老宅中的女鬼!

  “心都要死了的人,我还怕什么,我来见见你就知足了。”那女鬼用悲戚的声音说道。

  “你是想来报复我吧,是不是想让我把你给收了?”我没有好气的说道。

  “几百年了,我在这个世上到处游荡,只因为放不下心中的那个人,才没有去投胎转世,直到昨天我平静的心才有了一丝色彩!”

  “我又不是你的那个他,我是医生,也是捉鬼的,休要再闹了,回去吧!”

  “呜呜,我本来只是想远远的看看你,可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你现在这样对我,和那人实在是太像了,你有他的影子。”那女鬼嘤嘤的哭着说道。

  “别哭了,再哭我就受不了了,进来吧!”我最听不得女人哭,听她哭得悲悲戚戚的我心就软了下来。

  “谢谢公子!”那女鬼飘然站在我的床前盈盈一拜。

  “你个女鬼,我真拿你没办法,哎,我看到你我的心就软了。你有什么话可以说了。”

  “公子,你太像那个人了,昨晚见你的第一面我本来想杀了你,可我实在是下不了手,舍不得。”

  “你这是何苦呢?”

  “我以前曾经遇到过一个老鬼,曾经给我卜过一卦,说是几百年后那个人会出现,我就一直等到了现在。”

  “你傻的可以呀,人生在世几十秋,那人早就转世多少次了,你还在傻傻的等待,不如早些投胎转世去吧。也许在那茫茫人海还会相遇。”

  “公子,我不能转世,我还要等他!”

  “咦,你怎么搞得?你的灵魂怎么残缺不全?”我无意间仔细观察了她一下发现她灵魂很是怪异,似乎失去了很多,怪不得几百年了没有被抓去投胎。

  “公子,实不相瞒,当初那老鬼教我分魂大发,我为了留在这世上等候他,就把我的魂魄分成了两半,那一半在这世间轮回,我就留在我的遗骨旁等候他。”

  “哎,问天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你也挺可怜的,记住以后不要再祸害人了,不然有人不会手下留情。”

  “谢公子提醒,你和那人一样很会关心人,若不是隔了这几百年,我还真以为你就是那个他。”

  “好了,你也见过我了,你就回去吧,人鬼阴阳相隔,处在一起不是什么好事,回去吧。”

  “好吧,公子再见。”

  她说罢转身离去,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她还依依不舍的回头望了我一眼,眼中闪烁着泪光,这种泪光是装不出来的,很是真诚。

  在她离去之后,我的内心十分的失落,好像心要碎掉一样,一种莫名的伤感袭上心头,好委屈,好像他的一切都发生在我的身上。

  她是女鬼,虽然很漂亮,但毕竟是鬼,可我又有些期盼,期盼着再一次见到她,很是矛盾,好像自己喜欢上了她!

  “余峰,你看看我准备的这些东西怎样?”刘杰把他准备的东西一股脑拿出来放在我的跟前。

  我拿着清单一一清点,什么朱砂神砂,毛笔银珠,海龙海马我都仔细查看,生怕有什么纰漏。

  “峰哥,这些东西老贵了,别是假的了。”刘杰有些担心的问道。

  “还行,虽然质量次一点,不过还能用。”我如是说道。

  “那就好,那药店的老板说这就是最好的,要价老狠了。”

  “你就知足吧,做生意的没有几个不是那样的。”

  “峰哥,接下来咋办?”王鹏急不可耐的问道。

  “先开光神像,准备香裱供品!”

  “我说小侄子,我家的神像早就开过光了,咋还要开光?”刘杰的爸爸奇怪的问道。

  “我说叔,你家的神像都十几年没有上过香了,那里还有神圣在位,再说了,开光本来就是一个大道场,他们那些人弄点朱砂点了点五官就算开光,也太儿戏了!所以要重新开光。”

  “原来还有这样一说呀,以前都是那样开光的,真是白活了!”刘叔感叹道。

  在我的指挥下,老宅里很快被搭起一个类似结婚用的天礼桌一样的神案,我在香炉里点了一炷香,然后用清水漱口净身,接下来我有掐诀念咒用毛笔在一张黄表纸上写下了‘上师先圣老子之位’。我将写好的牌位张贴在神案的正中间。

  “三清上神神力无边,今日弟子在此做法为神像开光……”我在吟唱着复杂还冗长的咒语,双手不停地结印,好一阵子才算是将这个仪式忙完。

  在这个仪式结束的那一瞬间,只见袅袅而上的香烟突然逆向落下,好像是从天而降,顿时在场的人都问道一股浓烈的檀香味,十分的让人神清气爽!

  一道银白色的光柱从我手中的铜镜中发出落在屋里的老君像上,我是要借阳光的纯阳之气来为神像清除污垢秽之气。

  “王鹏,你是属大龙的,现在为神像开光,你负责点五官,记住,一定要心无杂念,心要诚!”我交代道。

  我在神案前频频念咒掐诀,请临时安置的神位移驾。在我手中铜镜的反光引导下,王鹏仔细的依次点双目,双耳,和口鼻,在这些仪式结束时,在阳光的照耀下那神像散发出一阵金黄色的辉光,这让在场的人大感惊奇!“刘杰,今天怎么这么多人,一会儿做法镇煞有点儿碍事。”

  “峰哥,我家这宅子是出了名的闹鬼,村上的人都打听着什么时候捉鬼,这听说你今天做法都跑来看热闹,我也没办法,凑活吧!”刘杰无奈的解释道。

  “我今天在此做法,接下来的事项可能会与大家有所冲撞,所以大家最好避让,一切属鼠,属猪的以及孕妇,身上不干净的,还有有孝服加身未满三年的必须离开,不然后果自负!”我冲着人群喊道。

  在场的一部分人无奈的离开了,剩下的人都是不犯忌讳相看热闹的。

  我在屋里神像前点燃了七支檀香,把包在红布里的青石拿了出来,研好了朱砂神砂和白芨,将青石在七支香前从下到上烤了七遍放在了神案上。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今吾书符,万鬼潜藏!诸神临位,万事皆昌,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勒!”我念起了书符咒语。

  “上天降下神仙墨,犹若铅汞神仙药,聚灵书符神效说,万般劫难化和合!”我手印不停地变幻,咒语不停的颂出,完成了敕笔敕墨等一系列的程序,在最后我猛地提起了一口丹田气在青石上飞速的完成雷神符!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书符已毕,神恩浩荡!天地玄黄,日月乖张,各司其位,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我在书符完毕赶忙送神。

  这从请神到书符以及送神整个过程一气喝成!待我送神过后,我感觉自己有些虚脱,虽然看似不累,可是做法其实十分的耗费人的元气,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法师不愿多管闲事的原因。

  我稍微休息了一下缓了缓神将书过符的青石搬了出来,在正堂屋的门外他们已经用两张方桌摞起来做了一个高台。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今吾压镇,万鬼潜藏,人口永昌,急急如律令!”我一口气连念七遍,将青石安在了们上头的亮窗平台的正中心。

  “安镇已毕,雷神归位!”我站在高台上双手掐诀朗声喊道。

  “你听,真是打雷了,轰隆隆响!”这时院子里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突然说道。

  我闻言大惊,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汗直接湿透了我的衣服!

  “你娃子到底是属啥的?说实话!”那男子旁边有一个拿烟袋的老汉严厉的问道。

  “三叔,我是属鼠的。”那男子说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