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我扒了岳的内裤_乖张开腿里面也要放春药

 “大侄子,你起来吧,这不怨你,只能怪他命薄厨房里我扒了岳的内裤_乖张开腿里面也要放春药!”刘杰的父亲叹了口气拉着我说道。

  “是呀,余峰,起来吧。”王鹏也说道。

 文学

  “刘叔,我就不停了,一百天之内不要动我压的镇。”我骑上摩托交代道。

  “侄子,你出了这么大的力,这你拿着!”刘叔说着将一个红布包递给了我。

  我也没有再推辞,接过红包打开,将里面的钱拿出递给了刘叔,将红布揣在了怀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村子。

  那日的事情成了一个殇,整天在我的心里折磨着我,甚至影响了我后来的道心!

  “公子,你以后还是少做那些事了,看到你如此虚弱,奴家心里很是酸楚。”

  “我说你到底怎么回事?昨天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不要再来了吗?”我见到那女鬼出现在我的床前心里很是郁闷。

  “白天你把那宅子镇了,我的那些朋友已经各自散去,没有人陪我,奴家只好来找你聊聊天,”

  “哎,也不知道我哪辈子造的孽让我惹上你,可偏偏又舍不得收拾你。”我叹了一口气说道。

  “呵呵,那说明公子是一个善良的人,不忍看我孤苦伶仃。”那女鬼娇笑着说道。

  “我们也算是认识了,我还没有问你的芳名呢,叫你女鬼显然不太合适。”

  “呵呵,奴家姓刘单字怜。”

  “刘怜,流连。名字挺有意思的。”

  “公子谬赞了。”

  “刘怜,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要找一个出路才是,不然你会永远流浪在这世间的。”

  “谢谢公子关心,只是我实在是没有好的去处,我的遗骨还在我的坟墓里,还被人用阵法压在那里,除非有人将阵法破去,将我的遗骨重新安葬我才会有出头之日。”刘怜说完这些又抽泣了起来。

  “哎,你真是个可怜之人,自古红颜多薄命,你竟然是这样的遭遇,可怜呐!”我心软的毛病又犯了。

  “还请公子相助!”女鬼刘怜突然面对我跪了下来不断地叩头。

  “刘怜,快起来,这样使不得!”

  “奴家也想有出头之日,还请公子助我一臂之力,我定为你效犬马之劳!”刘怜坚毅的说道。

  “你快起来!”我赶忙下床去搀扶她。

  我的手在她的身体里穿行而过,就像接触到空气一样,我情急之下竟然忘记了她是一个鬼魂!

  “你起来吧,凡事都有因果,既然你被我遇到了,可能这也是天意,随后我尽力而为吧。”我只好答应她,我实在是心太软了。

  “谢谢公子。”刘怜听我答应便破涕为笑。

  “好了,我好困,要休息了,你自己回去吧!”我实在是太困了就下了逐客令。

  “公子好好休息,奴家现在无家可归,想在你这里多呆一会儿,你不必管我,可好?”

  “随你,只是别打扰我休息。”我实在是狠不下心来。

  “公子,今日有人找你疗疯病,是恶鬼作乱,小心应付。”我一觉醒来看到我的手机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写的是娟秀的繁体楷书,我很是感到意外,在我看后才知道这字竟然是女鬼刘怜留下的!

  “余大夫,今天得麻烦你走一趟了,我家儿子近来总是神叨叨的,前不久送到医院看了,说是得了什么精神分裂症,要我们把孩子送到精神病医院,那地方那里是人呆的地方?你就去看看吧!”一个满面愁容的中年男子在我的诊所里等到没人了才开口说道。

  “到底咋回事?你说说看。”我给他倒了杯开水。

  “我那孩子两个月前就有些古怪,那段时间晚上老是找不到他,期初我们都以为他出去玩去了,所以就没有在意,可最近一个月他总是呆在家里不出门,总是自言自语的乱说。没办法才送到市里医院,结果还是不行。我那孩子已经一二十了,再这样下去以后就完了,还有谁敢给他说媳妇?我听说你治怪病拿手,我就过来找你,你过去看看吧!”他说完严厉的泪不知不觉得落了下来。

  “叔,你别伤心,没有过不去的坎,会好起来的,今天我就去看看,先喝杯茶。”我宽慰道。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我还没有进院就听到院子里一个男子在这样喊。

  “你听,我那孩子又犯病了。”

  当我见到那小青年的时候,只见他面容憔悴,满脸的污垢,头发已经很久没有理过了,就好像街上的疯子一样,只见他蹲在屋里的角落里手里拿着一根棍子指着一个方向在不停地说着乱七八糟的话,他的浑身在不停地颤抖!

  “根娃呀,你过来,我请了先生来给你看病,快过来!”那父亲很是爱怜的叫他。

  “别过来,他们人多,爸,他在你背后,快跑!”

  这话我听得脊背直冒凉气,好像那些东西就在我的身边!

  “傻孩子,这屋里出了咱仨那里还有别人?别胡说了!”

  “小兄弟,别怕,有我在没事儿,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蹲在根娃的面前和气的说道。

  “我家好多人,天天缠着我问我找他们干啥,他们好凶,我好怕。”

  “他们都在这屋里吗?”

  “在,白天少,晚上很多,这屋里都站不下!”

  从问答中我觉得根娃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不像是脑子有毛病。我心中就有了数。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天和阴阳,幽冥茫茫,元神归阴,鬼影难藏!”我掐诀念咒,手指在双眼拂过,当我睁开双眼时,就见这整间屋子阴云密布,鬼影重重!各式各样的鬼魂在这屋里不停地飘荡,那孩子周围有好几个鬼魅在不停地挑逗他,根娃满眼恐惧的看着他们不停地求饶!

  果真有古怪,只是这里又不是极阴之地,怎么会有如此多的鬼魅,真是令人费解。一般情况下年轻人的三昧真火可以让鬼魅难以近身,可现在根娃的三盏灯好像在风雨中飘摇,随时都会熄灭,这也太不寻常了!

  就在这时,我感觉天旋地转,浑身使不上一点力气,紧接着眼前的景象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我差点栽倒在地上。我知道,这是我过分透支自己的元气造成的,昨天用功过度还来不及恢复今天又强行施法让我的元气实在是无以为继。

  “怎么了余大夫?”根娃他爸赶忙扶住我关切的问道。

  “没事,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行了。”我怕他担心就撒了个谎。

  “,侄娃子,不知道你看出什么没有,有什么就直说。”根娃的爸爸看我缓过来了才开口问道。

  “叔,你相信有鬼吗?”我直接这样问道。

  “哎,我都几十岁了,虽然没有见过鬼,可我相信这世上还是有鬼的。你的意识是根娃他撞鬼了?”

  “不是撞鬼,而是你家里有鬼还不是一两个,有很多,你家是不是近来拿回来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好好想想。”

  “这个倒是没有,很严重吗?”

  “哎,难办呀,按理说你家并不是风水败坏,可怎么会引来那么多的恶鬼,真是蹊跷。”我如是说道。

  “我说大侄子,你既然已经知道咋回事了你可得管管,不然你兄弟可咋办?”根娃他爸爸拉着我的衣服急得眼泪都流下来了!

  “叔,我也想现在就动手,只是要等三天以后才行。”我抱歉的说道。

  “咋了?捉鬼还要看日子吗?”

  “叔,实话跟你说吧,昨天我做法镇宅耗费的元气太多了,身子虚弱,刚才做法就差点儿趴下,这你明白了吧?”我也不好隐瞒。

  “哎,原来是这样,只是根娃这样能坚持三天吗?”“放心吧,我不会让那些鬼物继续折磨他的。”我说罢从怀里摸出一个青铜花钱,这花钱是一个古董,是八卦造型,虽然不值钱,可这花钱经过我的祭练也算是辟邪之物,可以保证鬼物不敢近身。

  “叔,这个牌子让他戴着吧,等我驱了鬼再还我。”

  “好吧,回去你好好休息。”

  夜晚我十分疲惫的昏睡了过去。“你是何方野鬼,竟然来打搅公子睡觉,还不快点儿离开!”我被刘怜的声音从梦中惊醒。

  “哼,你少管闲事,你不也是孤魂野鬼,还好意思说我!”我见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凶巴巴的冲着刘怜吼道。

  “到底怎么回事?你这恶鬼不好好的呆在坟场里来我这里是不是找死!”我看那恶鬼心中就不舒服。

  “哈哈哈,老夫今天就站在这里,看看你凭什么收拾我!”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天降五雷,万鬼形藏,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勒!”我口中念咒双手掐诀就要用五雷大发斩灭这恶鬼。

  奇怪,毫无动静!我吓了一跳,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怪异的事情,我的法术在这时候竟然失灵了!

  “哈哈哈,无知小儿,你现在灵魂离体,你区区一个阴神竟敢如此放肆!”那恶鬼说罢猛地扑过来掐着我的脖子慢慢的用力,好像在享受折磨我的快乐。

  “呵呵呵,那小子做法把我们从阴间召来,不但不说明缘由还不把我们送回去,让我们在这世间飘荡,真是死有余辜,可你手伸得也太长了,竟然向灭了我们,今天就看谁先灭了谁!”接着又是一阵狂笑。

  “快放开我家公子,否则我就和你拼了!”刘怜咬着牙狠狠地说道。“呦呵,小娘子这般漂亮何必这么凶呢,等我收拾了你的如意郎君我就带你回去当压寨夫人。”那恶鬼淫笑着说道。

  “你找死!”

  只见我的身体从床上跳了下来恶狠狠的指着那恶鬼说道。

  我此时觉得很不适应,明明是我的身体说出来的话却是刘怜的。

  “小娘子,你鬼上身有什么意思,你还是你,一会儿,我把你拉出来!”

  “天地玄黄,星辰列张,诛灭神剑,不再彷徨,法若汪洋,天的呈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只见我的身体双手不停地变换着手印,嘴里发出刘怜的咒语声。

  只见金光一闪,我身体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银光闪烁的古朴宝剑!我看到那宝剑顿时觉得疼痛在吞噬着我的灵魂!

  “啊!不,你,你竟然请来了诛天剑!”那恶鬼似乎知道那把简单名字!

  “今天我要替天行道!”刘怜控制着我的身体追上那恶鬼一剑斩下,那恶鬼就像阳光下的积雪,慢慢的消散在空气中没有留下一点点的痕迹。宝剑也随即消失不见!

  “扑通!”我的身体栽倒在地,刘怜那娇美的身子躺倒在一旁,看起来十分的虚弱!

  “刘怜,你醒醒,再这样下去你的魂魄会散去的!”我急忙抱起她的身体,我的眼泪顺着我的脸颊落在了她的脸上。

  “相公,只要你没事就好,几百年了,我真怀念你的怀抱,今天我能躺在你的怀里就此魂飞魄散也知足了!”她伸手为我拭去了泪水便昏睡了过去!

  我第一次将刘怜抱在怀里,想不到竟然是这般的情形,我的心几乎要碎了,一种就别重逢的感觉由心底发出,这种感觉好熟悉,我不能看她就这样从世间消失,我把她放在床上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我,我要救她!

  “天地玄黄,幽冥避退,元神尚存,阴神归位,急急如律令!”我变幻手印,嗖的一声冲进了我自己的身体。

  “五路黑风神,天开地狱门,速请黑判官,疾速安生魂,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我艰难的爬起来用尽最后一口气念出了咒语打出了手印!

  “哇!”我觉得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接着我就失去了知觉。

  “相公,冤家,你醒醒,当年你就这样撇下我走了,想不到今生你又这样,你真是个狠心的人!”

  当我恢复知觉时,就听到刘怜痛哭着说着,我感觉到她的泪一滴滴的落在我的脸上。

  “咳咳,放心吧,我还没死!”我咳出了胸中的闷气虚弱的说道。

  “你吓死奴家了,这一生再也不准离开我好吗?”刘怜见我醒来一边抹去眼泪一边急切的说道。

  “好,再也不分开了。”我此时心里说不出的温暖,好像活在阳光明媚的春天,从心里这样说道。

  “嗯,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我好开心!”

  “刘怜,你叫我公子还好说,可你叫我相公好像不太合适吧,总之今天谢谢你。”我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还是老样子,现在你不懂,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你很虚弱,还是老老实实的休息吧!‘刘怜有些愠怒的对我说道。

  我实在是太累了,连说话都觉得有些吃力,也就没有再坚持,躺在坚硬的地上睡了,刘怜像一个乖巧的孩子一样枕着我的胸膛也睡了,她也很累,毕竟差点儿魂飞魄散!

  迷迷糊糊的睡梦中,我看到我和刘怜手拉着手漫步在满是野花的田野上,蝴蝶在我们的身旁不停地飞舞着。

  “师兄,如果我们能够这样一直到老该多好。”刘怜在我的怀里看着我说道。

  “傻丫头,我们不是好好的吗,干嘛这样说?”我用手整理了一下她的头发又在她的额头上深深地吻了一口。

  “但愿吧,师父曾说过‘天意难违一时休,师承难续惹人愁,转眼已过几百载,转世轮回方出头!’我好担心。”

  “傻妹妹,别想那么多了,一切总会过去的,还是过好今天才是正理。”我叹了口气说道。

  “哎,但愿吧,我真的好想永远呆在你的怀里。”刘怜深深地把头埋在我的怀里望着将要落山的夕阳愣愣的出神。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这几天刘怜没有再来找我,她要留在遗骨那里恢复自己的元气,而我吃了几天的重要总算没有大碍了。

  “大侄子,我看你气色不太好,今天能去不?”根娃他爸担忧的问我。

  “应该没事吧。”我无奈的说。

  “五路黑风神,天开地狱门,十殿阎罗特赦令,黑面判官点路灯,牛头马面为指引,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我在神案前边掐诀念咒。

  只见这屋里突然变得阴森恐怖,好像有无数的鬼影在不停地飘荡,虽然外面阳光明媚,可这屋里就像天黑了一般,四支香的香烟好像遇到了旋风,在屋里不停地打旋。两只白色的蜡烛原本火焰明亮。可现在烛光只有黄豆大小,并且发出妖艳的萤光!

  又过了一会儿,在神坛处传来阵阵的阴风,就好像冬天钻进衣领的寒风,令人战栗!

  “大,大侄子,你忙,我先出去了。”根娃他爸结结巴巴的对我说完这些话就惊慌的逃了出去,想必是被吓着了!

  一阵阴风过后,在神坛上两支蜡烛中间荡漾起一阵水纹般的波动,紧接着出现了一个脸盆大小的黑洞,这黑洞漆黑如墨,深邃不知有多远,就像那远古凶兽的大嘴想要将人吞没!

  “众鬼听令,现在通往冥界的隧道已经打开,请速速离去!”我大喝道。

  “刷”的一声,在我面前出现了一大片鬼魂,各个怒目圆睁。

  “哼,当日不是你将我等请来,今日我等岂能听从你的号令,叫那娃娃来给我跪下!”为首的一个猛鬼青面獠牙甚是凶猛,对着我咆哮道。

  “对,我们在这阳间逗留了这么长时间,岂是随便就可以打发的吗?”另外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接着说道。

  “嘻嘻嘻,说得对,我们要他的命!”一阵嘈杂而阴森的鬼叫声听得我头皮发麻!

  “哼,你们别不识抬举,逗留在阳间到时只会永世不得超生,今日我与你们送些盘缠还是速速离去吧。”我说罢将堆在地上的冥币以及黄纸和银条元宝仍在火盆里点燃,只见一股阴风吹过,那火焰和纸灰不停地在火盆上方盘旋,过了好一会儿才消散。

  再看那群鬼魅手中都拿着成把的钱财站在那里不肯离去!

  “这通往冥界的通道坚持不了多久,还请速速离去!”我焦急的对他们喊道。

  “让那小子来谢罪!”那为首的恶鬼不肯善罢甘休。

  “哼,我讲究先礼后兵,既然你们不识抬举就不要怪我出手无情!”

  我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写好的灵符拿在手里掐诀念咒,那灵符嗖的一声凌空飞起像那群鬼魅飞去!

  “太阳真火急急如律令!”我翻了一个手印用剑指指向那道灵符,只见那灵符兀自燃烧起来,红黄色的火焰好像有眼睛一样朝着最近的恶鬼扑去!

  “啊!你好狠的心!”那鬼惨叫一声便带着火焰没入了黑洞里消失不见!

  “这只是小小的惩罚,若再执迷不悟我将要动用五雷大法绝不留情!”

  “好,等到你死后这账我们慢慢再算!”那为首的恶鬼说完咬咬牙就率先飞进了黑洞中。紧接着那些原本还在犹豫的众鬼魅也相继消失在黑洞里。

  黑洞随即慢慢合拢消失不见,我坚持着做完了送神的法术,屋里再一次明亮起来,烛光有恢复了正常,若不是那还在燃烧这的檀香和一地的纸灰,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无力的跌坐在椅子上,还好没有出现什么变故,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样坚持下去。

  “大侄子,他们都走了?”过了好一会儿,根娃他爸爸才进屋问道。

  “都走了,现在没事了,可以让根娃回来了,我有话问他。”

  “咦,哈哈哈,都不见了!”根娃站在门外把头伸进屋里探头到处看了好久开心的笑了起来。

  “根娃,你给我进来!”我拎了一把椅子放在我的面前。

  “大侄子,有话你就问吧。”根娃他爸进屋对我说。

  “叔,你先出去,我有些事要问他,你不方便听。”

  “好好,你们聊。”接着他就离开了。

  “根娃,你今天给我说实话,我可不想听你说屁话!”我很是恼火的冲他吼道。

  “峰哥,你问吧。”

  “你老实给我说那些鬼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他们突然缠着我来我家了。”根娃说这话的时候不敢看我的眼睛。

  “你放屁!我差点没有被你害死,惹火了我我把那些鬼再叫回来撕吃了你!”

  我说完这话就见根娃浑身就打了一个寒战。

  “峰哥,你教我送鬼术吧,我想学。”

  我一听心里就来火,心道你小子真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不懂得知难而退。

  “你还想继续惹祸吗?今天我就给你说说我为什么这么大的火!”

  接下来我就将接到他父亲邀请到现在的一切原原本本并且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只是把女鬼刘怜的事情给省略了,只听得根娃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都几乎合不上!

  “峰哥,对不起,我真想不到那些鬼竟然那么厉害。”根娃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

  “根娃,很多事情都是想不到的,这一行你还是不要接触的好,这次有我在,若是再有意外你想过后果没有?”

  “峰哥,我听你的,我全说出来!”

  原来根娃在几个月前去山里跑着玩,发现了一只兔子钻进了一个石板的缝隙,他就把那石板一层一层的扒开。但想不到那竟然是一个山洞,由于好奇他回家拿了手电筒就进了山洞,说来也算他幸运,在一个石凳的下面他发现了一个木匣子,里面有半本被油纸包好的古书。这古书上的字都是一些繁体字,只能辨认其中的一部分,他隐隐约约的感觉那书是记载的法术,所以他就回去四处请教繁体字。

  一个月后根娃就将一部分内容给弄清楚了,自己就在家里偷偷地练习口诀和手印,又过了几天他就天不怕地不怕的半夜跑到山里面开坛做法!

  他鬼迷心窍的喜欢上了遣鬼法,自己经过七天的祭拜终于有了反应,总共经过了七七四十九天,总算正是成功,可他根本没有想到,也没有想过叫鬼来干什么,更可怕的是那书的后半本没有了,上面也没有送鬼的咒语,所以那些鬼怪就时刻缠着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