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不会让你逃走了_啊啊啊用力操啊快点

黑暗中,师父笑了几声,道:帝王不会让你逃走了_啊啊啊用力操啊快点“傻丫头,别想那么多,有我在呢,没事的,早些睡吧。”

 

 

说着,他也不说话,在黑夜中转了一个身子。

 文学

 

 

这夜相安无事,直到天亮。

 

 

睡梦中,我便听到有人尖叫一声。

 

 

我一睁开眼,师父已经先我一步起身出去了,我也赶忙穿好衣服跟着去。

 

 

一到院子,只见小姑瘫软在门口处,而院子的中间,正好好的躺着两具尸体,一大一小。

 

 

我只看一眼,心儿便砰砰跳着。

 

 

那尸体,分明就是阿红和那个没有眼睛孩子。

 

 

“是阿红和弟弟。”我不由自主就叫了一声。

 

 

么叔立马捂住了我的嘴,摇了摇头,让我不要出声。

 

 

奶奶却叫骂了一声,道:“呸,放狗屁,他不是你弟弟,他是鬼胎!真是鬼作怪!还敢回来,看我不打死这两个鬼东西!”

 

 

说着,操起一旁的簸箕便往阿红的额头上打去,只听尸体吧唧一声,溅出了一滩红色的血,尸体的额头上瞬间就瘪了一角下去。

师父当下就阻止了奶奶,我爹和么叔也上去拦着我奶奶下来,但是奶奶那疯狂劲不是一般的大,我爹两人死死拦着,阿红的尸体还是被奶奶狂殴的血肉模糊。

 

 

小姑瘫软在地上,看着地上的那一幕幕的血腥,颤抖着声音道:“怎么办,嫂子真的回来了,大哥……怎么办啊!”

 

 

我爹过去扶着小姑起来,道:“有李道长在呢,小妹你别怕。”

 

 

奶奶这时却清醒了一些,道:“人死一切成空,也许这尸体是被人搬进来的,怎么可能自己走回来?也不知道是谁那么缺德!他娘的狗屁!”

 

 

师父看了看阿红尸体,又看向那小孩儿,才道:“不,尸体是自己回来的,但是有蹊跷。”

 

 

听师父这么说,小姑更是吓得脸无血色,哭着道:“那怎么办啊!大嫂会不会把我们都弄死了啊!我可没有害她!”

 

 

我爹一时也没主意了,眼巴巴看着师父。

 

 

师父沉吟一会,问道:“葬尸的地方带我去看看,应该是墓地出了问题。”

 

 

我爹赶忙应着,带着我们去了的坟墓。

 

 

就在村头山坳里的一棵大树下,坟做的很简单,不过是立了块墓碑。

 

 

当时周婆婆说要用母子棺葬,加之时间比较急,我们家条件也一般,所以一切从简,那天如此简单的就下葬了。

 

 

因为是新坟,周围的泥土都很松,没有实下去,我爹和师父几人拿着锄头铲子,很快就挖开了坟,埋的棺材还是全新的,几人利落的拔出了棺材钉。

 

 

“开棺。”

 

 

师父道一声,几人一齐用力,一下子就把棺材盖掀开。

 

 

往里面一看。

 

 

里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尸体果真不见了!

 

 

我爹和么叔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就吓得牙齿都打斗。

 

 

这么说来,那今早的尸体真是自己回去的了?

 

 

但是,墓地是完好的,泥土覆盖,棺材也是封着的。

 

 

那尸体到底是怎么出去的?

 

 

师父没有任何犹豫,将母棺旁边的子棺也一把掀开。

 

 

里面同样,空空的。

 

 

“李道长……这下怎么办?”我爹忐忑问道。

 

 

师父看着两幅空空的棺材,答非所问,道:“有蹊跷,如果是尸体自己出来的,那不可能这一切都完好,莫非……”

 

 

听着他的话,几人心下都已经明了。

 

 

尸体确实不可能自己跳出来,再把棺材盖好,最后还把泥土埋上。

 

 

除非。

 

 

这一切是人为的。

 

 

想到这里,便更加的可怕。

 

 

我拉着师父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心里头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看来,你们家的这些事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师父看着我,推测道:“从小悦的哑咒开始,再到如今突然出现的尸体,也许这一切都是别人算计好的。”

 

 

是的,有个人一直在暗中监视着我们家,还能在师父的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的人,必然也不是简单的人。

 

 

师父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子,伸手抓了一撮坟墓旁边的泥土,先是仔细端详着,又放在鼻子间嗅了嗅,脸色突变,道:“这块坟地,当初是谁给你们看的。”

 

 

么叔嘴快,道:“我们村里的一个神婆,当时她就让我们将嫂子埋在这里,我们也没有多想,直接就埋了,李道长,有问题吗?”

 

 

我师父点了点头,将泥土撒下,道:“有很大问题,尸体下葬也有讲究,位置选的好,能够行运到子孙,但这风水先是其次,要是葬到养尸地,尸体不会腐化,长期晒不到太阳,但是到晚上又见到月的阴气,这样尸体就会变成不腐烂的尸体,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僵尸,若是恰好尸体在死前还留着一口怨气,和阴气一结合,如此一来,便会形成走尸。”

 

 

若是如此,别说庇佑后代,说不定还会祸及子孙。

 

 

我爹和么叔听得浑身都是鸡皮疙瘩,连着倒吸几口凉气。

 

 

“那现在如何是好?”

 

 

师父沉吟一阵,道:“虽然尸体被葬在了不详之地,但时间还不算太长,所以没有成为走尸,事不宜迟,我们回去立马将那一大一小的尸体给烧了,不能再留,是个祸害。”

 

 

“这……”我爹犹豫着,露出不忍。“我有愧于她们母子……”

 

 

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他和阿红的感情虽然不是很深,但是好歹也是曾经同床共枕的人,还有了彼此的孩子。

 

 

即便阿红的事情充满着诸多怪异,但我爹还是不愿意火化阿红,那等于是挫骨扬灰,我爹是怕阿红和那孩子没办法投胎转世。

 

 

他不忍这么做。

 

 

“我也是知道你的难处,但是这件事迟则生变,你若是这时不心狠,届时尸体尸变,成为走尸,母子双尸,本为一体,十分的厉害,加之这事情的背后有人故意为之,怕是到时你们全家都要遭殃。”师父将乾坤一一道出。“做与不做,看你,而不是我。”

 

 

么叔此刻也是着急的看着我爹,道:“大哥,火化嫂子是有些不地道,但是逝者已逝,活人终是要活着。”

 

 

犹豫了许久,最终我爹还是决定烧了阿红和孩子。

 

 

当晚,天麻麻黑。

 

 

两具尸体在师父的一翻布置下,一道符火下去,不多时便焚烧成为两把骨灰,我爹含着泪将骨灰合着放在一个陶罐里,看着我爹的悲哀的神情,一家人心里都不好受。

 

 

就在这时,空中忽然传来一阵如同暴雷般的声音,吓得我们一屋子的人都缩了缩脖子,我和小姑下意识的就躲在我爹的身后。

 

 

“哪里来的野道士,胆敢接二连三的坏我的好事,破我的哑咒,烧我的鬼尸,劝你今早收手退去,莫要再趟浑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哼……”

 

 

这道声音,宛如是天上飘下来的一般,极具威严力,带着威胁的口气。

 

 

师父倒是面不改色,看着天边声音传来的北方,回击激将道:“本道不怕你,有种来比较比较彼此的道行!别像王八一样缩着躲在暗处!”

 

 

那声音不再回应,一股无形的威压瞬间退去。

 

 

见激将法没把幕后人逼出来,师父也只能作罢,让我们都歇下。

 

 

翌日。

 

 

师父早早就起身,吃过早饭,便打听着。

 

 

“那个神婆的家在哪儿,快带我去看看。”师父道。

 

 

本来昨天发现了蹊跷,师父就打算去神婆家看看的,但是怕事情有变,焚烧尸体的时候一直守着,这事便耽搁了。

 

 

“哎,李道长跟我来。”我爹应着,就在前面带路。

 

 

我们一行几人匆忙赶到周婆婆家,连叫了几次门,没人应。

 

 

“不行我们就撞门吧,别真有什么事。”么叔提议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