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软的不行的那种_五个人一起换着作

 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尚文婷裙子里竟然是真空的。受软的不行的那种_五个人一起换着作尚文婷都快哭了,第一次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我,可我不管那么多,那只手一刻未停。

 

  “没事就好,那你也早点休息,晚安。”***说完就上了楼。

 文学

 

  ***刚走,我就感觉到一股杀气袭来,还没等我取出右手,尚文婷就猛然扇了我一巴掌,怒斥道:“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我赶紧从她身上下来,撒腿就往外跑。

 

  一口气冲出别墅,我坐在马路牙子上大口喘气,看着我那只还残留着液体的右手,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闻了闻气味,然后把手擦干净,回家了。

 

  次日上午,尚文婷的妈妈郭香兰给我打电话,说我和尚文婷都订婚了,就不要在外面租房了,搬到她的私人别墅去住,两人住一起也算有个照应。

 

  没想到郭香兰居然让我和尚文婷同居,对此我自然没有意见,于是当时就答应了。

 

  郭香兰笑着说:“那好,你收拾东西吧,等会我去找你们,有点事要说。”

 

  我收拾好东西,然后就去了尚文婷的别墅,其实也没多少东西,就是几件换洗的衣服。

 

  尚文婷看到我就说:“淫贼,住在我这里可以,但二楼是我的私人空间,我不允许你上二楼,别污染我的私人空间。还有,你不要以为住进来就能对我怎么样,想都别想,你这种人,看一眼我就觉得恶心!”

 

  我哼道:“看我恶心,那就别看。你以为你很干净嘛,都被赵斌玩烂了,还跟我装清高,草。”

 

  “赵杰,你大爷!我和赵斌是真爱,别把我跟你比较,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做过什么嘛,两年前你企图强奸你嫂子,后来还坐了两年牢,我就算不该破坏别人的家庭,也比你这个强奸犯好!”

 

  我最不想听见的话就是别人说我强奸嫣然姐,顿时怒火中烧,指着她说:“有种你再说一句!”

 

  尚文婷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胸部明显膨胀起来了,杀人般看着我说:“强奸犯!强奸犯!老娘就说了,你动我一下试试!”

 

  我怒火上头,哪里还顾忌后果,冲上去抓住她的手,猛地一拽,她就滚在了沙发上。

 

  “麻痹的,老子今天就干了你!”我骑在尚文婷身上,一把撕开她的衣服,顿时黑色的蕾丝内衣呈现在我眼前。

 

  谁料,尚文婷忽然拿出一瓶防狼喷雾,朝我的双眼一顿乱喷,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忙不迭用手捂住眼睛。

 

  “啪!”

 

  尚文婷一巴掌扇在我脸上,破口大骂道:“王八蛋,你敢碰我,我非阉了你不可!”然后把我推开,我睁不开眼睛,什么都看不见,泪水就跟流水似的,潺潺而下。

 

  “嘭!”

 

  接着,我的右腿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感觉要断了,疼得我拼命的在地毯上翻滚。后来尚文婷趁我眼睛看不见,就用一根绳子把我捆起来,绑在一个椅子上面。

 

  等我睁开眼时,赫然看到尚文婷手里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水果刀,这会儿她也累得够呛,脸颊红扑扑的,可目光却异常犀利,咬牙切齿的看着我的裤裆。

 

  我只感觉背脊发凉,一身汗毛倒竖,嘴角都抽搐起来:“你……你想干嘛,我警告你,别胡来,不然我就把你和赵斌的事情告诉你爸妈!”

 

  “那我就杀了你!死人不会说话!”尚文婷握着刀缓缓走过来,我赶紧乞求说:“别!我以后再也不碰你了,而且我保证帮你拿到江龙集团的继承权。放过我吧,我真不敢了。”

 

  我差点急哭了,阉了我还不如杀了我。

 

  尚文婷说相信你的话,我***就是傻子!

 

  她蹲在地上,拉开拉链,那里很快就呈现在她的眼眸中,我拼了命挣扎,可惜绳子捆得太紧,毫无松动的迹象。

 

  尚文婷的脸红如血,最后她咬紧贝齿,杀气腾腾的说:“这就是你碰我的后果!”

 

  结果她的话音刚落,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啊”声,尚文婷条件反射般撒开手,回头一看,没想到郭香兰居然站在门口。

 

  郭香兰瞪着眼,脸也红得不行,回过神赶紧转过身,声音颤抖道:“大白天的,你们干嘛呢,不嫌害臊,快放开小杰。”

 郭香兰这样说,就证明她没看见尚文婷手里的刀,还以为我们在玩绳艺呢。

 

  估计尚文婷都快气死了,想解释又怕暴露我们的关系,只好哑巴吃黄连,让郭香兰误以为她想给我弄口活。

 

  趁郭香兰转过身,尚文婷赶紧把水果刀放在茶几上,然后解开我身上的绳子,羞愧难当,全身的血液瞬间涌向脸庞,比熟透了的草莓还红。

 

  我提起裤子说:“我说不要弄不要弄,被别人看见不好,可你就是不听,看你怎么跟妈解释。”

 

  尚文婷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眼神逐渐变得有戾气,怒道:“你胡说些什么,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再胡说我杀了你!”

 

  郭香兰在这里,我也不怕尚文婷动我,就说谁胡说啊,事实就摆在眼前,你就别解释了。

 

  听到这话,尚文婷咬着贝齿咯咯作响,丰满的胸部变大一号,戾气侧漏,真想杀人了。郭香兰忽然说:“别吵啦。我没说你们有什么不对,只不过现在是大白天,门都没关,万一被外人看见,多丢人呀。好啦,不说这事了,文婷,你去给妈倒杯水,渴死了我都。”

 

  郭香兰说话间就走进来,但她的脸上还残留着红晕,也没好意思看我,径直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

 

  “妈,我去倒水。”我转身去倒水。

 

  尚文婷看到我献殷勤,气得直跺脚。后来我倒了水递给郭香兰,她喝了几口,看了我们一眼说:“小杰,你跟文婷订了婚,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后你就拿这里当自己家,不要拘束,有什么需要就跟我们说。”

 

  我点头笑着说:“我知道了,谢谢妈。”

 

  “你爸让我过来告诉你,江龙会所有个领班的位置是空的,你先去干一段时间,就当是锻炼吧。过段时间,他就把你调回江龙集团,到时候你和文婷互相帮衬,他才放心把公司交给你们。”

 

  郭香兰刚说完,尚文婷就说:“妈,我反对,他根本不是那块料,以后我主外他主内,我会把公司打理好的。”

 

  对我来说,这次绝对是个机会,因为我名义上还是尚家未来的女婿,有这层关系,我一定能混个人模狗样出来,不管咋说,总比我凭自己的努力奋斗要容易得多。

 

  我说又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那块料。

 

  郭香兰瞪了眼尚文婷,说:“就是嘛,小杰还没入职,你怎么知道他干不了。你爸对小杰的评价不错,如果好好培养,他将来一定能成为你最大的帮手。你爸说会所那种地方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最能锻炼一个人,所以他才让小杰去上班。你要是有什么意见,就去找你爸,跟他说。”

 

  我心里美滋滋的,没想到尚江龙对我有这么高的评价,真是受宠若惊啊。郭香兰把尚江龙搬出来,尚文婷顿时不敢反对了,冷哼道:“既然这是我爸的决定,那我反对也没用,不过我相信时间能证明一切,赵杰根本不是那块料。”

 

  郭香兰气得不行,赔笑着对我说:“小杰,别听她瞎说,这么多年被我们惯坏了,说话做事都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

 

  我淡淡一笑,说没事,我早就习惯了。

 

  后来郭香兰走了,尚文婷冷冷的看着我说:“赵杰,我警告你,最好别对我们家的公司有什么想法,不然你一定会死得很难看。还有,我会跟会所那边打个招呼,就说你跟我们尚家没有任何关系,想沾光做梦吧你!”

 

  我懒得理她,先入职再说,出了事我就找尚江龙,难道他还不管我这个准女婿?!

 

  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可能是换了床的缘故,后来我就找到手机,打开微信,给嫣然姐发了条信息:在吗?

 

  等了好久,嫣然姐才回复说:睡觉了,有事明天再说。

 

  想到嫣然姐和赵斌同眠共枕,我心里就不舒服,她想睡觉,我偏偏不让她睡觉,就说:“自从赵斌动了我老婆,她就不让我碰了,你作为赵斌的老婆,难道就没打算弥补我嘛。”

 

  “你到底想干嘛!每个人都有底线,你别做得太过分了!上次我给你发了照片,你还想怎样?!”

 

  我给她发了个邪恶的表情,打字说:“我想怎样,难道你心里不清楚?赵斌给我戴了绿帽,我***不甘心!我寂寞了,想看你的身体,马上拍几张照片发过来。”

 

  “做梦!”嫣然姐很快发来两个字。

 

  我回复说:“那好吧,那你就等着赵斌被调查吧!”心里忽然失落起来,看来今晚是没希望了,把手机放在枕边,我就准备睡觉,可没想到的是,时间不久,嫣然姐真的发来大尺度照片,我顿时血脉膨胀……

 嫣然姐发的这张照片不是在床上拍的,而是他们家的卫生间,想必她担心被赵斌发现,这才去卫生间拍照吧。

 

  照片中,嫣然姐提着睡裙,手机从上往下拍,两条笔直白嫩的大腿显得特别修长,肌肤水嫩,真想摸一把。

 

  我炙热的目光聚集到她的大腿内侧,那里微微凸起,隐约能看见内裤,神秘的三角地带如同春药撩拨着我的欲望,顿时间,我就血脉膨胀,感觉下身要爆了。

 

  我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右手不自觉的伸向下面,握住那里缓缓抽动起来。

 

  当时的我真的太邪恶了,居然用这种方式意淫嫣然姐,后来每每想到这件事时,我都不禁脸红。

 

  “记住,这是最后一次!”

 

  正当我兴奋时,嫣然姐忽然发来这个消息,我不免有些失落,就说一辈子那么长,你怎么就能确定这是最后一次。要不你跟赵斌离婚吧,他这种男人,根本不值得你真心付出。你们离婚了,我娶你。

 

  “嗬,您想的真好,但我告诉你,我宁愿跟花心男人在一起,也不想跟你这么猥琐的人在一起,恶心!”

 

  我苦涩一笑,打字说没想到你对他的感情这么深,他出轨你都能接受,我是该夸你还是该说你傻,他现在能碰我的女人,以后也能碰其他女人,跟这种人在一起你有安全感嘛。

 

  嫣然姐说这是我的事,跟你无关!

 

  我说我调查过赵斌,他好像还有个弟弟叫赵杰,赵杰似乎也爱你,我说的没错吧。嫣然姐立即发来一行字:别跟我提那个强奸犯,我恨他!

 

  靠,看到这行字,我顿时怒火中烧,说:“依我看,赵斌还不如强奸犯呢!人面兽心,我最恨这种东西!”

 

  “闭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睡觉了!以后不要再联系我!”

 

  后来不管我发什么消息,嫣然姐都没有再回我。

 

  次日中午,尚文婷开车送我去江龙会所。江龙会所拢共五层,装修得奢华大气,这里有棋牌、ktv、桑拿等娱乐场所,听说五楼还不对外开放,钱再多没有钻石卡也别想进去。

 

  尚文婷把我送到门口就走了,让我自己去找经理胡明坤,本来尚江龙是让她带我去见胡明坤,可她不想让我沾尚家的光,所以就走了。

 

  我走到前台,里面有两个年轻的女人,一个坐着,一个双手环胸站着,我看着坐着的女人说:“您好,请问胡经理在吗?”

 

  “你找胡经理有事吗?”抱胸的女人说。

 

  我说听说这里有个领班的位置空着,朋友介绍我来试试。

 

  女人顿时蹙起眉头,又说:“你朋友是谁,跟咱们胡经理认识吗?”

 

  我点点头,说应该认识吧,是他让我来找胡经理的。女人却说:“既然你朋友认识胡经理,就让他给胡经理打电话呀,不会连胡经理的电话都没有吧。”

 

  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对我似乎并不友好啊。我想了想,随即走到一边,给尚江龙打电话,把情况给他说了下。

 

  尚江龙说:“文婷呢,我不是让她送你过去吗?”

 

  我说送倒是送了,可送到门口她就走了。尚江龙哼了一声,说:“小杰,你先等会,我马上就给胡明坤打电话。”

 

  时间不久,一个中年男人就火急火燎的跑下楼,看着前台女问道:“刚才来面试的人呢?”

 

  前台女赶紧站起来,指着我说:“胡经理,您说的是这位先生吧。”

 

  胡经理看着我说:“您就是赵杰,赵先生吧。您好,我是这里的经理,胡明坤。”说话间,胡经理居然主动向我伸出手掌,看到这幕,之前为难我的女人眼睛瞪得多大,一脸的吃惊。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女人叫刘颖,她是ktv的主管。

 

  ktv有个领班的位置空下了,刘颖就想把弟弟搞进来,看到我是来抢饭碗的,自然对我不爽,百般刁难。我入职后,刘颖还找过胡明坤,打听我的背景,不过胡明坤说我是他朋友介绍的,没有告诉她真相。

 

  随后几天,刘颖经常给我找事,最严重的一次是她当众辱骂我,要不是看在她是个娘们的份上,我真想揍她丫的。

 

  我的工作是服务员领班,工作挺轻松的,每天定时上班,闲的时候早退也是可以的,反正挺对我的口味。

 

  那天我有事上班迟到了,刚到会所,服务员张涛火急火燎的找到我说:“赵哥,您终于来了,快去伊人包厢看看吧,肖莉被打了。”

 

  肖莉也是这里一名服务员,是个年轻小姑娘,性格活泼,说话也挺幽默的,经常逗得大家伙儿哈哈大笑,同事们都说肖莉是开心果,有她的地方就不会无聊。

 

  我刚入职那几天对这里的环境不是很熟悉,肖莉还帮过我不少小忙,是个挺招人喜欢的丫头儿。

 

  我急忙走向伊人包厢,边问张涛:“怎么回事?”

 

  张涛说,刚才伊人包厢来了几名客人,肖莉给他们倒酒的时候,不小心把酒水洒在一名男客的裤子上,那名顾客不依不饶,坚决要让肖莉赔两千块钱买裤子。他们不敢让刘颖知道,所以才让我过去解决。

 

  江龙会所是高级会所,这里每个服务员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这种低级错误着实不应该发生,但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谁也不能保证不会失误。

 

  我走进包厢,一眼就看见战战兢兢的肖莉,身体微微哆嗦着。

 

  她对面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西装革履,身材发福,凌厉看着肖莉说:“你们领导呢,我要求见你们的领导!我***花这么多钱到你们这消费,结果你们就用酒水‘招待’我是不是!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裤子是小,面子是大,我活了半辈子还没受过这种气!你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就敢狗眼看人低,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的!”

 

  我本来想,如果男客坚持要赔偿,那就给他两千块钱,毕竟错在肖莉,而且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别因为这件事招来更大的麻烦。可看到这个男人的态度,顿时就改变了想法。但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嫣然姐竟然也在包厢里面。

 嫣然姐穿着镂空衫,里面是一件白色的短袖,下身穿着黑色的短裙,简单的着装却也无法掩藏她身上那股高贵的气质。

 

  就在我看她的时候,她也注意到我了,脸上带着微微惊讶的表情,似乎没想到我在这里上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