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穿罩子被同桌摸了一天_好…好快

她怎么会跟赵长远?她难道不知道对方结婚了吗?这......

 

 

来不及我思考,两人接下来的动作更让我震惊了起来。

 

 

只见赵长远一把褪下自己的裤头,拍了拍王莉的脑袋后,王莉竟顺从的跪在了地上,缓缓张开了檀口......

 

 

那一瞬,赵长远眉头一皱,舒服的叫出了声。

 

 

衣柜里的我看着王莉鼓囊囊的腮帮,还有不时流下的涎水,整个人受到了猛烈的冲击。

 

 

她怎么能做出那么恶心的事来?

 

 

平日里我看小电影时就受不了这个,可遇着这般活生生的场景,竟诡异的萌生出了一丝期待来。

 

 

就在王莉愈加卖力时,赵长远突然一把扳开了她的脑袋,环住她的腰让其趴在了床上,然后急不可耐的撕掉了对方已经浸透的丁字裤。

 

 

我是第一次,你温柔点_调教X奴服侍客人

 

“你个小骚货,快等不及了吧!”赵长远王莉身底抓了一把,吟邪的笑道。

 

 

王莉闻言舔了舔嘴唇,摇晃着翘臀娇声道:“老公,快!”

 

 

听到这样的施令,赵长远扶住对方的圆臀,腰身就是一挺......

随着身体的交融,两人同时发出一声闷哼。

 

 

“小骚货,还是这么带感!”揉捏着王莉雪白的臀肉,赵长远一边赞叹着,一边耸动着腰身。

 

 

王莉没有答话,半眯着眼发出了黏人的呓语。

 

 

也不知赵长远是不是故意的,两人交合的位置正对着我,那鲜活有力的画面像钉子般凿进了我的灵魂。

 

 

我嘴上啐着他们的无耻,可柜子的缝隙却在不知觉中又拉开了一些。

 

 

没有了起初的温柔,此刻的赵长远蛮横的冲撞了起来,那怪异的‘啪啪’声如跗骨之虫让我浑身瘙痒了起来。

 

 

而在赵长远的鞭挞下,王莉嘴巴开阖着,急切的揉捏着自己前后晃动的饱满。

 

 

“老公,用......用力......”

 

 

听着王莉也不知是舒服还是疼痛的呻吟,我一双手不受控的滑进了裤子里,在那羞人的位置不轻不重的揉捏了起来。

 

 

这一刻,不用再去联想记忆里的场景,我直勾勾的盯着两人的动作,指尖随着赵长远的频率愈来愈快。

 

 

假如他身底的人是我,那感觉一定很舒服吧?

 

 

这个念头一萌生,我就开始幻想着自己变成了赵长远身下的人,一次次承受着他,在他的喘息声中浪叫......

 

 

身底的异样感逐渐强烈,直到一股令人浑身发麻的感觉传来时,我下意识念叨起了赵长远的名字。

 

 

“导师,导师......给思思......”

 

 

“啊!”

 

 

一声高喊,潮水般的快感让我紧绷的身子缓缓的放松了下来,短暂的放空后,我瞥了眼两腿间的痕迹,顿时头晕目眩。

 

 

要死啦,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高.潮了......

 

 

紧跟着,把赵长远当作幻想对象的记忆也随之唤醒,我整个人彻底凌乱了。

 

 

怎......怎么会?难道自己骨子里就是个贱货?

 

 

一时间,懊悔和自责让我险先哭出了声。

 

 

“老公,我又要到了......”

 

 

王莉的喊叫将我的心神又重新拉回到了外面的战场上,只见在王莉的催促下,赵长远脖颈上青筋暴起,耸动的更加卖力了起来。

 

 

几乎是同时,两人喘息着紧紧搂抱了起来。

 

 

看着这番淫靡的画面,我厌恶的皱了皱眉,反观王莉却是娇媚的白了一眼赵长远,嗔道:“混蛋,又不弄外面。”

 

 

赵长远闻言把玩着王莉的酥胸笑道:“谁让你这狐媚子太诱人啊!”

 

 

“哼,你这个色胚,是个漂亮女人你就想上。”王莉撇了撇嘴,不以为然道。

 

 

赵长远见状叹了口气:“要是所有女人都像你一样表里如一就好了。”说着他的眼神径直飘到了我这边,吓得我赶紧缩回了脑袋。

 

 

不动声色的将柜门重新拉上,我心里却翻涌了起来,想着赵长远那句表里不一,莫非我刚才所做的被他看见了?如果真是,那我还有什么脸面面对他啊?

 

 

胡思乱想着,外面的对话依旧在继续。

 

 

“你爽也爽了,最近的护士长评选记得给我出出力啊!”

 

 

“这个嘛......”

 

 

“怎么着,你想吃干抹净啊?”

 

 

“哪能啊,我是说我下面又饿了。”

 

 

“讨厌,最后一次了......”

 

 

话音落下后,男女交欢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暗骂了这对狗男女几句后,强忍住偷看的冲动,捂住耳朵分析起了方才捕捉到的信息量。

 

 

原来两人也不过是一场有目的的皮肉交易啊,怪不得王莉资历不够却上位这么快,估计两人早就有一腿了。

 

 

获悉了这层辛秘,我心下稍安,主任医师婚内偷情,用这个威胁赵长远总该不会纠缠我了吧。

 

 

夹着腿煎熬了许久,外面的两人总算停歇了下来,互诉了一番恶心的情话后,考虑到张萍会随时回来,王莉不得已先离开了。

 

 

等外面安静下来,我正准备推开衣柜时,柜门自外面被人打了开来,正是赵长远。

 

 

我下意识想躲闪,却不想浸湿的裤子直接暴露在了赵长远视野里,看着对方灼灼的目光,我顿时臊的无地自容。

 

 

“思思,看来你对导师也是有感情的嘛!”赵长远捏着下巴,狭长的眼睛里闪烁着精光。

 

 

“呸,你这个人渣,我要把你偷情的事情告诉张姐,还有医院。”我蜷缩着身子,一脸愤然道。

 

 

听到这些,赵长远却没有丝毫慌乱的意思,盯着我戏谑道:“偷情?你有证据吗?难道你要告诉他们,你躲在柜子里看到了我们啪啪啪,自己没忍住还高潮了?”

 

 

“我想医院的男医生们很乐意看到你现在这副模样吧?”

 

 

我心里一紧,这才意识到自己想要威胁赵长远的想法有多可笑,于是惶惶道:“赵长远,你想干嘛?”

 

 

赵长远讥声一笑:“导师都不叫了么,刚刚不是叫的很欢快吗?”

 

 

“你......你闭嘴!”见那事被赵长远直接戳破,比以往都要难堪的羞耻瞬间笼罩了我的心房。

 

 

赵长远似乎乐于见到我崩溃的样子,俯下身子就要触碰我的身子。

 

 

我一把拍开他的手掌,瞅准空隙就准备钻出去,可没想到身子刚出去一半,一双铁钳般的大手就死死摁住了我的腰身。

 

 

转过头,就看见赵长远满脸的狰狞。

 

 

“知道了我这么多秘密,还想跑嘛?老子今天一定要弄了你!”

见赵长远又换上了禽兽的嘴脸,我开始拼命的挣扎了起来,挥舞着手臂不停砸向对方。

 

 

可尽管春药的药效已经过了,我还是有些乏力,‘刺啦’一声单薄的上衣被赵长远拉扯了开来,露出了粉色的文胸。

 

 

我惊叫一声,就要护住胸口,赵长远却探出一只手将我两个手腕牢牢禁锢了起来,而空余出来的手则探到了我背后。

 

 

“不,不要......”我奋力的扭动着身子,企图阻止赵长远的行径,可文胸的束带依旧在我绝望的目光中剥落了下来。

 

 

看着我如同嫩藕般的挺翘,赵长远猛咽了口唾沫,扫了我一眼后,直接欺身埋在了我的胸口里。

 

 

目睹着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酥胸被侵犯,挣扎无果后的我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这一刻我多希望手里有一把刀,能把我身上这个畜生千刀万剐。

 

 

可现在我只能看着,看着那条恶心的舌头在我敏感的肌肤上来回游走,感受着那滚烫的呼吸化作湿滑的黏意。

 

 

当我的胸口彻底失守时,我全身的汗毛都不由颤栗了起来。

 

 

尽管很不想承认,在赵长远的挑逗下,我一颗心也跟着酥痒了起来,就连挣扎的幅度都小了不少。

 

 

在我的胸口把玩了一阵后,赵长远俨然失去了耐心,一把扯下我的裤子后,利索的亮出了他又一次精神抖擞的物件。

 

 

“思思,乖乖做我的女人吧!”

 

 

我的泪水已经迷了视线,只能依稀看到赵长远狞笑的脸,当再次体会到那熟悉的感觉时,一颗心已如死灰。

 

 

自己,要脏了?

 

 

“叮咚叮咚......”

 

 

门铃声又一次及时的响起,赵长远身子一僵,望着门外犹豫了几秒后,提起裤子匆匆跑到了门外,再回来时已是满脸急色。

 

 

“我老婆回来了,你要是还想在医院混下去,一些话最好烂在肚子里。”

 

 

听到张姐回来了,我紧绷的神经顿时松懈了下来,看着赵长远焦躁的模样,胸腔里满是恨意。

 

 

“你怂了?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吗?我就算不在医院了,也要让张姐知道你是个多恶心的人!”

 

 

“你......”赵长远气急,挥起胳膊就要朝我脸上扇,扇到一半又颓然放下,狠声道:“明天我就给你调离科室,再给你安排转正。”

 

 

“我怎么相信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