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玩自己给陌生人看:一人在上添一个在下吃的好爽

下定决心后,我强忍羞涩走到沙发前,看了看,发现他整个身子几乎占满了沙发,如果坐下,屁股肯定和他身体进行碰触,我可不愿意。

 

 

索性直接站在那里,抄起桌上放好的药膏,略微弯腰,打量两眼,发现他背上除了有些暗斑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就问:“抹哪里?”

 

 

“我症状不明显,就是痒,你都抹抹吧!”

 

 

听他这样说,我咬了咬嘴唇,直接把药膏在他背上挤了一缕出来,药膏的味道并不刺鼻,反而有点香甜的味道,很好闻,我开始伸出手指,把药膏均匀摊开。

 

 

“嘶……”

 

 

刚指尖放上去,赵长远就发出一声舒服的吸气声,我脸一红,装作没听见,继续用手给他涂抹。

 

 

这还是我第一次真正长时间接触到男人的身体,指尖在他背上游走时的感觉特别怪异,那种触感让我既异样又反感。

 

 

我只想尽快给他弄完,强忍着不适,全神贯注,把他的两个肩头包括整个背部全都抹了一遍。

 

 

 

六十老人B是怎样的_今天吃肉吗1V1

完事后,我轻吐了口气,突然发现赵长远不知何时,竟然扭头在死死盯着我的胸前,眼神火热的似乎想要把我衣服焚烧殆尽。

 

 

我蓦然惊了一跳,这才察觉到自己涂太认真,根本没注意弯腰的时候,胸前早已暴露出大片春光。

 

 

赵长远透过衣领,把我半个雪白酥胸和沟壑彻彻底底看了个干净。

 

 

慌乱之下,我连忙用手捂住胸口,赵长远看上去有些遗憾的收回目光,我羞恼的不行,但又没法说什么,只能怪自己太不小心,让他占了便宜。

 

 

生了一阵闷气,我说道:“抹好了,记得你说过的事!”

 

 

我提醒了一句,谁知赵长远竟然从沙发坐起来后,指了指他的裆部,“别急,还有这没抹呢!”

我一看他裤裆鼓鼓囊囊顶的老高,明显是起了反应,这种位置我怎么可能会同意。脸色直接冷了下来,把药膏摔在他脸上。

 

 

“你想都别想。”

 

 

赵长远被我砸了一下,本来笑眯眯的表情也陡然变得阴沉,威胁说:“怎么,不答应?我记得课室里有几个医疗器械因为某个护士操作不当,损坏了吧?几十万的东西呢,也不知道某些人赔不赔得起!”

 

 

“我没有,你胡说八道什么!”凭空被污蔑,我气的不行,恨不得上去扇他两个耳光。

 

 

“嘿嘿,你说医院是信我还是信你!”

 

 

赵长远的丑恶嘴脸终究是暴露出来,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用莫须有的事直接嫁祸给我!

 

 

赵长远是医院的主任医师,地位不低,而我只是最底层的实习小护士,并且还是他的学生。

 

 

如果他铁了心的往我身上泼脏水,的确有太多可以操作的空间了,哪怕假的也能变成真的!

 

 

他果然就是个人面兽心的禽兽!

 

 

想到这,我顿时情绪有些崩溃了,几十万的医疗器械,我拿什么去赔?

 

 

赵长远似乎也不想太过逼迫我,露出笑眯眯的表情,“想好了没有?我只是让你抹抹大腿根,至于会不会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就看你自己了。”

 

 

我知道,他只是给我个台阶下,根本目的还是那种猥琐的念头。但面对他的威胁,我却只能保持沉默,身子不停的颤抖。

 

 

“快点,答不答应!”赵长远有些不耐烦。

 

 

我深吸一口气,猛然抬起头看向他,急促的说:“赵长远,你别太过分,你也有把柄在我手里,大不了咱俩谁都别想好过!”

 

 

“你果然看见了!”赵长远眼神阴沉几分,旋即轻笑说:“行!你给我抹药,完事儿之后,我同意把你调到其他科室,然后咱们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的秘密你也给我烂在肚子里。”

 

 

说完之后,他叉着腿坐在沙发上,高高鼓起的帐篷正对着我。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选择相信他的话。把即将流出来的眼泪强忍着憋回去,颤抖着手探进了他的裤裆。

 

 

几乎在瞬间,我就感受到一股灼热的气息涌来。

 

 

似乎他裤裆里存在了一个滚烫的火柱,那么灼人,刺激的我手上汗毛都立了起来。

 

 

我尽量用最小的动作抹他的大腿根,但是手插在他裤裆里,不可避免的和那玩意有了接触,火热的触感让我难堪的不行。

 

 

在我动作的时候,赵长远眯着眼不停地吸着凉气,表情显得非常舒服,时不时让他那里跳动几下磨蹭我的手背。

 

 

令我奇怪的是,我明明对这种突破了我底线的事情非常反感,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有了反应,体温上升,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竟然有把赵长远的滚烫握在手中的冲动!

 

 

我一下就惊了,这很不正常!

 

 

就在此时,赵长远眯了眯眼,眼神中露出一抹淫邪,“起效果了吗,这可是我废了很大劲儿才搞到的迷情药膏,不过用在我可爱的唐思思同学身上,值了!”

 

 

“你对我下药!”

 

 

我如同被蛇咬了般把手从他裤子里抽了出来,惊恐的感觉遍布全身,怪不得之前感觉那药膏味道不对,原来竟然是一种特别的媚药!

 

 

这时候,后悔大意已经来不及了,赵长远贪婪的扑了过来,一双大手直接攀上我胸前那对饱满高耸......

 

 

酥麻异样的感觉霎时间就从胸前传遍全身,我想要挣扎反抗赵长远的侵犯,但力气像是被抽离了般,一丝丝从体内消失,反而软到在他怀中。

 

 

赵长远见状更加得意,那火热的家伙直接顶到我的小腹上。

 

 

“嘿嘿,思思你还是个雏儿吧,今天老子就给你开了苞!”

 

 

说着,他大嘴就亲在了我嘴唇上,舌头探进我口中不停搅拌,我下意识的就想把他的舌头排斥出去,可伸出的舌头却绵软无力,反而和他纠缠在了一起,被品尝个够。

 

 

赵长远的手也没闲着,他急不可耐的把我的裤子扒到腿弯处,又亲了一会儿,终于搂着我平躺在沙发上,掰开了我的双腿……

“我的好思思,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啊!”

 

 

赵长远吟邪地盯着我已经脏掉的内内,突然探出手在上面狠狠摁了一把。

 

 

我身子一颤,也不知是不是春.药的效果,竟在疼痛中感到了一丝舒爽,那儿竟然有了些许反应。

 

 

赵长远显然也发现了这点,兴奋的舔了舔舌头后,猛一把将我最后一处屏障撕扯了下来。

 

 

我吓得惊叫出了声,本能下就要护住自己的私密,奈何浑身酥软的像是烂泥,只能任赵长远放肆的欣赏。

 

 

“这样的粉嫩,真是太久没有尝过了。”

 

 

赵长远一边赞叹着,裤子已被他褪到了膝盖处,那狰狞的物件晃悠着暴露在了我的视野里。

 

 

“不,不要......导师,求求你放过我,我一定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的......”我惊恐的看着缓缓跪坐在我身上的赵长远,妄图唤醒他仅存的良知。

 

 

可惜赵长远的眼里只剩欲望,他摩挲着自己的物件,作恶似的在我大腿根部碰撞。

 

 

每次碰撞,我心间就是一荡,竟对那滚烫的东西多了一丝渴望。

 

 

要是让它进入身体,那会是种什么感觉?

 

 

刚升起这个念头,我就觉得格外的羞耻与自责,自己怎么会对这个畜生有了反应?可自己该怎么办?难道只能眼睁睁被他糟蹋?

 

 

赵长远显然不知道我的心思,他开始围绕着我那儿来回动作了起来,异样的感觉竟让我舒服的呻吟了起来。

 

 

赵长远见我这般反应,得意的在我胸口抓了一把,戏谑道:“小思思,想不想更舒服啊?”

 

 

看着他恶心的模样,我强忍着躁动喘息道:“你这个......畜生,你......这......是犯罪!”

 

 

“犯罪?”赵长远愣了愣神,忽然朗声大笑了起来:“既然是犯罪,那就让我们做点有趣的事吧。”

 

 

“你......想干嘛?”

 

 

赵长远没有回答我,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后,突然一点点俯下了身子......

 

 

直到一股股热浪打在我大腿根部时,我隐约猜到了他的意图。

 

 

他不会想?

 

 

下一秒,当被一抹温润包裹住时,我脑子里瞬间乱成了一团浆糊。

 

 

我甚至忘了呼喊,就直愣愣的望着赵长远贪婪的进行着那种我只在小电影里见过的动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