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软件_嗯啊啊不要塞鸡蛋啊唔好涨

我看着他的笑容,后背一阵发凉,艰难的说:“我……我不是那意思,就是……就是……”

 

 

局面僵持不下,张萍见状噗嗤一笑,打起了圆场:“行了,行了。要我说,思思你今晚就别走了,家里有空房子,你对付一晚。”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今晚要是让赵长远单独送了我,一定会出事!

 

 

倒不如留下来睡一晚,有张萍在,他不能拿我怎么样。

 

 

想到这,我顺势答应下来:“也好,那麻烦导师和张姐了……”

 

 

老公出轨娘家弟媳妇要怎么处理?出嫁随夫

 

睡在侧卧的床上,我回想今天发生的事,越想越觉得奇怪,无缘无故赵长远怎么会突然邀请我吃饭?再联想到我贸然喊住少妇以后,赵长远立马就出现了,莫非他真的对我起了疑心?

 

 

我心神不宁,那里还能睡得着,在床上翻来覆去,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哼哼唧唧的声音突然从隔壁传来......

我虽然未经人事,但上学的时候也和宿舍小姐妹们一起研究过那种小视频,对比之下,哪还能不知道他们夫妻在做那种男女之事!

 

 

我整个人埋在被窝里,难堪的要死,我明明就睡在隔壁啊,他们夫妻竟然在有外人的情况下还这么大声的做,简直是……

 

 

靡靡之声像是有魔力一样,我就算不想听,也坚持不懈的钻进我耳朵里。

 

 

我听的脸红耳热,整个身子都开始发软,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回忆起看过的那种电影,各种男女交合的动作姿势开始在我脑海里回放。

 

 

这下子,我更受不了了,手不知不觉竟然开始在自己那个位置抚摸,等回过神来,脸烧的不行,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一阵羞耻!

 

 

大概过了二三十分钟,隔壁的动静才渐渐消退,我饱经折磨的从被子里探出头,大口大口呼吸,蜷缩了一下双腿,猛然察觉到下身竟然有一丝凉意。

 

 

我浑身一僵,不敢置信的把手探进自己的小内内,入手黏滑。

 

 

天呐,我咋这么不要脸……

 

 

顿时,我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埋头骂了自己一顿后,内裤里湿湿黏黏的感觉却怎么也挥之不去,特别不舒服。

 

 

这还怎么睡觉?

 

 

没敢开灯,我打开手机中的手电筒功能,偷偷摸摸在这个房间翻找起来,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一点卫生纸。

 

 

总不能用床单给自己擦吧?

 

 

我既尴尬又难堪,有种想哭的感觉。无奈之下,只好悄悄打开门,蹑手蹑脚的摸向卫生间。

 

 

才刚一打开门,就见到黑暗中有一道身影坐在马桶上,我魂差点没吓飞,手机下意识的就照了过去,刚想尖叫,就看清了那道黑影的脸。

 

 

赵长远!他,他在厕所里干嘛呢?

 

 

视线下移,就见赵长远根本没穿裤子,那儿昂然挺立着,伴随着手中动作律动......

 

 

我的尖叫顿时卡在了嗓子眼里,看到这一幕,脑中崩出的第一个想法竟然不是羞得掩面而逃,而是……

 

 

他需求这么强烈吗,弄了那么久,张姐还没能让他满足?

 

 

赵长远似乎也没想到我会突然闯进来,神情愕然了一下,然后赶紧停住手上动作,脸上非常尴尬的说。

 

 

“思思,这么晚了还没睡啊。是想上厕所吗?”

 

 

我一言不发,浑身僵硬,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那玩意儿,被眼前一幕惊的不知所措。就这么呆呆的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

 

 

似乎我的出现以及后续反应,让赵长远受到刺激,他那儿猛然跳动了一下,旋即便有一股液体,从他的方向抛出一个弧线,喷打在了我的小腿上......

我痴呆的看了看脚踝上的粘稠物,呆愣了两秒钟,一下子知道了那是什么东西,顿时止不住的泛起阵阵恶心,一声尖叫就要出口。

 

 

见状,赵长远急忙说:“思思,千万别叫。你张姐还在房间睡觉呢……”

 

 

经他提醒,我回过神来,刚刚张开的嘴巴又闭上了。张姐人很好,我不想被她误会什么,如果被她看见这一幕,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而且现在的情况有点说不清楚,尤其是赵长远的液体还挂在我小腿上,万一张姐看到后,认为是我半夜不睡,在他们夫妻做完那事以后,来勾引了她老公,那怎么办?

 

 

我不想让别人误会我的清白,更不想和赵长远这种没有职业道德,色浴熏心的禽兽产生任何关系。

 

 

心里各种想法在不停的碰撞,让我感觉一阵阵委屈,瘪了瘪嘴,小腿上的液体开始往下流,那种温热粘稠的感觉让我几欲抓狂,狠狠的甩了两下腿。

 

 

赵长远看到后急急忙忙提上内裤,把他那玩意儿遮挡住,扑到我跟前:“思思,导师给你擦擦,没事的……”

 

 

他说完就去拿纸,蹲在我面前要给我擦拭。

 

 

我惊恐的连连后退几步,转身逃回了房间。赵长远尾随过来,站在门口压低声音喊我名字,还用手拧门把手,但门被我从里面反锁住了,他根本打不开,只好在外面一遍遍叫。

 

 

我把自己整个人包在被子里,不露一丝缝隙,双手捂住耳朵,听不见他的声音后,才有了一些些的安全感。

 

 

过了大概有七八分钟后,我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侧耳倾听半晌,见外面没了动静,赵长远应该是怕张姐发现,只在门外待了一会儿,见我不答应,只好回主卧。

 

 

把自己从被子里释放出来,我第一时间就看看小腿被‘侮辱’的地方,见上面的液体已经让被子给蹭掉的差不多了,但仔细去看,自己洁白光滑的小腿上还是残留下一些已经干涸了的痕迹。

 

 

一下子,我的眼睛就红了,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用被子死命的擦起了小腿位置。

 

 

恶心!不要脸!做完那事儿还不满足,还跑去卫生间安慰,真是死变态!

 

 

我边哭边在心里骂,直到把小腿搓的红彤彤一片,差点没掉一层皮,才感觉自己重新变干净了。

 

 

明天!明天不管怎样我都要去找护士长调离妇科部门!哪怕是去门诊科做忙的脚不沾地的陪护,我也要离赵长远这个死变态远远的……

 

 

暗暗给自己下定决心,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沉沉睡去。

 

 

第二天再次醒来,天色早已大亮,我匆忙收拾了一下,从房间出来,结果看见赵长远正坐在客厅沙发上在喝茶。听见声响,他回头看了看我,笑了笑,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思思,醒了啊?”

 

 

“嗯……”

 

 

我低低应了一声,一双眼睛四处看了起来,瞅了一圈也没发现张姐的踪迹,整个屋子只有我和赵长远两个人!

 

 

“你张姐出去了一趟,要很久才能回来。”赵长远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随后转头看向我,目中充满渴望......

“张姐不在家啊,干嘛去了?”

 

 

“她去娘家拿点东西。饿了吧,来,尝尝你张姐为你准备的早餐。”

 

 

我强迫自己冲赵长远露出个笑容,和他寒暄着,可见识了他的种种以后,导师这个字眼却再也不想叫出口。

 

 

瞅了瞅饭桌上放着的一些饼还有豆浆,我心里嘀咕着,早餐是张姐做的估计不假,但我可不敢吃,谁知道他有没有在里面放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赵长远给少妇用过镇定剂,是有前科的,我还真怕他在我身上也来这么一手,稀里糊涂的连丢了清白自己都不知道。

 

 

“不吃了,不饿。”我直接拒绝。

 

 

“不吃早饭怎么能行!”赵长远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苦口婆心的劝说:“你小姑娘现在年纪轻轻仗着身体好,不注意饮食规律,等你得了胃病,后悔都来不及。亏你还是学医的呢,连这都不清楚……”

 

 

见他话里话外絮絮叨叨全是为我好的模样,我心中更加警惕,又瞄了瞄那些早餐,愈发怀疑其中有问题。任凭赵长远怎么劝,我就是不吃。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赵长远见我暗暗警惕的样子,最终叹了口气,无奈的说:“思思啊,你是不是对导师有什么成见?你也是成年人,应该懂,那种事憋着会憋坏身体的,我就想释放一下,我也没想到会被你看见。”

 

 

他主动提起这个话题,反而让我有点脸红,现在冷静回想起来,昨天卫生间那一幕确实是个意外。

 

 

无论如何,人家夫妻生活和不和谐,是人家自己的事,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顶多就是被弄到腿上给恶心到了。

 

 

“导师我对那方面需求很强烈,你张姐身子又虚,每次二三十分钟就不愿意给我了,我没办法才去卫生间……”赵长远越说越露骨,要给我解释清楚,似乎是觉得因为这件事,才让我起了戒心。

 

 

但我真正警戒的是他猥亵病患这件事,我不清楚他提起昨晚的事,是在装傻还是想掩盖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文章